保定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江南】尺卷音书(微电影)

发布时间:2019-09-14 09:21:54 编辑:笔名
第一幕(入梦)       
“听说江南苏家公子的画技天下无双,姐姐如若要画一幅肖像,可以找他帮忙!”(呈碧挽着凝雪的手,望着凝雪说。)
  “他啊!他固然画技超群,只是听说他好久都没动笔了!也不知会不会答应!”(凝雪忽然望着远处,做回忆状,微笑说)
“没关系姐姐,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呈碧随着目光望一下,说)
“那便去试试吧!”
“请问可是苏府,我们有事相求苏公子!”(凝雪上前作敲门状!)
“这是苏府,姑娘所求何事!”(侍者开门,作恭敬状,问道)
“找苏公子有一些事,不知苏公子可在?”(呈碧说)
“稍等,我去告知一下!”(侍者回首)
“不必了,既有事相求直接进来便可,何须通告!”(苏墨站在案前,低头拿着笔,在纸上画着什么,答道。)
(凝雪与呈碧一起进去)
“姑娘为何而来?”(依旧低头,苏墨问)
“为求画而来!”(凝雪望着苏公子)
世人盛誉我紫毫无双!可我却从未为她画过哪怕一张画像。因此,自那件事发生起,我便再不画人像了!”(语气渐低沉)
“你这人怎么这样!”
“呈碧!!(凝雪语气严肃),对不起,苏公子,小妺性情急躁了!”(转柔和)(呈碧指着苏墨说。被凝雪打断!凝雪先望着呈碧然后再望着苏墨)
“没什么关系!”(苏墨抬头看了一下凝雪)
“闻听姑娘举止,想必姑娘应该也是懂画之人吧,敢问姑娘芳名。”(放下笔,问道)
“我是慕容凝雪,这是我妹妹呈碧!”(凝雪答苏墨)
“哦?你们出自金陵慕容世家?”(作回忆状)
“苏公子怎么知道?”(凝雪惊讶状,挽呈碧手退一步,警觉状。)
“没事,不必紧张,慕容云翳是你什么人?”(转严肃,苏墨问)
“她是我阿姐,在我十岁那年过后,听说失踪了,我就没见过了,苏公子怎么会知道!”(凝雪诧异状,问)
“对啊!后来只听说阿姐失踪了!你莫非知道?”(呈碧道)
“她啊!也罢,便说给你听吧!”(沉吟,回凝雪)

第二幕(醉梦)
(慕容云翳)“我慕容世家音律传家,听说你书画一绝,帮我一件事!”(淡漠之声)
“为什么?”(少年苏墨答)
“没有为什么,可答应?”
“\'好?”
(奏琴声)
“那时年轻气盛见着喜欢的便走了,后来我便一直和她在巫山上结庐,发现她要我画的不过是一张无比精细的山水画,她对植物很好,见识也比我多,我也在她的感染下,学会了辨百草。我从未见她笑过,但她面冷心热,很少说话,琴声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树木都闻声而动。有一天,她对我说:(苏墨言)
“任何技艺都是出于自然,感受每缕风,每片云的气息,行云流水,自得清风,万物变幻自然,勿凝滞一处,我虽然下懂画,但我知道,琴是如此,画应该也是如此!”(化入慕容云翳之声)
“从那以后,我从每一株草叶的纹路开始画,后来画风气象大开,野鹤南飞,春去冬来。那一年里我在神女峰画了无数幅山景,却丝毫没有画过她的容颜!”(苏墨言,感伤状)
“后来呢?云翳姐姐怎么了!”(凝雪呈碧先后问)
“有一天,她忽然问我!”(苏墨道)

“画局已定,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化云音)
“当然!她把那幅画收了起来,我说道!”(苏墨道)
“可是他们应该快来了,自古红尘漫漫,我也愿陪你走这遭!”(云翳音)
“后来她把那幅画小心收起,藏在琴里!对我说,哪天我不在了,帮我把这把九霄环佩带给金陵的慕容世家,说云翳不能为家族做什么,那琴,还是留给后人吧!”(云翳音,感怀道)
“为什么这么说,怎么了!我不知她说这些话,原是一心求死!”(苏墨音)
“没什么,眼前事,莫执迷。”(云翳音)

第三幕(血梦)       
“有一天,她拿琴出去了一上午,回来时,满身刀痕,七弦尽断,我吓了一跳!”(苏墨音)
“你怎么流这么多血,谁伤的你!”
“没什么,他们终于来了!”(失神之音)
“我才知道她不只琴曲高超,原来她还有武艺加身,后来一想,也是,哪个世家无底牌,我当时拿着笔就想出去为她报仇,慕容世家有断弦分伤之法,苏家自然有释笔之法!”(停顿,望向凝雪)
“嗯!”(二人入神状,向苏墨点头)
“在我推开门的一刹,她忽然说!”
“你若出去,此生,便再见不到我!”(化云音,语气严厉)
“我一回头见她拿一根弦刺在手腕,血珠透出来,她却一脸的淡漠。”
“你别这样。到底怎么回事!”
“你一定要知道吗?”
“嗯!”
“那好,我说,你不能问!”
“慕容世家自南北朝起世代出琴师,一把九霄环佩和《拂雪曲谱》世代相传,世人盛赞‘弦断宫商无处尽,金陵拂雪乐独传\',但是虽然琴艺出众,但有祖训,不能出入庙堂王朝。由于此心过傲,后竞得权贵不满,以蛊惑人心为名,诛杀我族三十余人,当年仅剩二十几人逃出,我父母在流亡途中,因病而死!《拂雪曲》也流到了帝王家,一夜之间,千年世家传承尽乎断绝!”
我把她搂在怀里,别伤心,还有我陪着你!她的手指拂去我的头发,笑了一下,如春水破冰河,她咳了两下!继续说
“帝王虽有拂雪曲,但非慕容世家之人,永远都不会,可曲谱,不在慕容世家手里,后人也无法习得。我冒死潜入皇宫,将《拂雪曲》拿了回来。让你作画已经把拂雪曲曲谱的玄机暗藏其中。”

“《拂雪曲》曲谱在苏公子这里,我们可否一观!”(凝雪作问,呈碧好奇状)
“云翳当年曾让我把琴和画轴转交给慕容世家后人,如今你们来了,我也了却了一桩心事,不过,先等等吧!”
“就在那年冬至,云翳的伤刚好不久,一群蒙面人在暮色时分登上了神女峰!”
“知道必死之局,我和她面色淡然,不能生在一起,死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坏事!”
“也罢,既然你不肯走,那么,便让你看看七弦分伤之音!”(云翳道)
“也让你看看苏家的释笔之法。”(苏墨道)
“把东西交出来!可以饶你一命”(贼人道)
“你认为可能吗?快点吧!别让我小看了你们!”(苏墨道)
“当日我们主子不过小用手段,哼!传承世家,竞如此不堪!”(贼人道)
“找死!”(愤然道)
“当时我看她抱琴坐下,周身涌出一股凛冽的气势,神女峰的花色在周身飞舞,周围那些贼人竟不能近身,我和她联手御敌,那几人也是武艺高强,僵持不下间,便联手合击。”(苏墨恨然音)
“她连吐几口血,手指忽然用力,七弦声如裂帛随即七弦齐声接连而断,离远的几人五官尽流血,离近的几人便已经死了,可是,这是有代价的,她神气衰弱竟不如初生婴儿。我拉着她。
“你快走,我来拖住他们!”
“呵!已经来不及了!”
我闻言回头望去,一把白剑从她的背后穿过,是那个藏在后面的人。呵!我手中的玉笔毫光溅射,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一经使出,周围的人被漫天毫光覆盖,谁也没能逃过去!
“云翳,云翳,你怎么了?醒醒!你醒醒啊!啊”(悲切声)
我用手按住她的伤口,鲜血流淌,把素衣染的鲜红,可血却无法止住!她突然就醒了,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呵咳咳,没用的,被陨铁剑所伤,伤口便永远无法愈合,不用为我伤心,换作来世,我等你!记得,记得,帮我带把,把琴带回去!我只有你能相信了!”(凄楚音)
她的手伸上来,尚未触及我的面孔,便垂了下去
“后来那天残阳如血,芳草枯绝,我看着她在我怀里死去,天若有情天亦老,我在那一瞬苍老华年,那刻,我便已不是我了!”(苏墨道)

第四幕(梦醒)
“浮生百态,唯情字无可避之法,姐姐竟是如此!唉”(凝雪叹息状,呈碧泣状))
“琴盒在我枕畔,上面有一道血印,当年就擦不去,每次看到它,就像她还在我身边一样!”(苏墨目光温柔状)
(静寂状)
“从此万川皆化水,一段巫山一片云!你的心愿,我做到”(苏呢喃,饮酒状,饮后杯盏落)
一一终一一

共 294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刀光剑影耀江湖,儿女情长快意恩仇!一只神笔画天下,一曲琴音响四方。爱悠悠恨悠悠,有情人难成眷属。电影以慕容家两位 呈碧和凝雪到江南苏府去找苏墨为自己画像引入画面,紧接着介绍了苏墨和慕容云翳的相知相恋相别。一只美笔画尽天下美景,却没有为心爱的女人留下一张画像,苏墨自责封笔,来表示对云翳的爱。云翳为了慕容家族的琴谱冒险到皇宫偷取《拂雪曲》后遭到朝廷追杀。云翳把神曲偷回让苏墨作画藏入其中。两人没过几天的安逸,朝廷来人,最后云翳用琴声杀人自己也死在苏墨怀中。云翳遗愿将《拂雪曲》交给慕容家。苏墨把琴谱交给了呈碧。完成了云翳的心愿!剧本故事情节感人肺腑,画面感强,在刀光剑影里呈现一份纯真的爱!不错倾情推荐阅读!【责编:一飞冲天】
1 楼 文友: 2017-07-18 22:02:17 感谢赐稿江南烟雨! 朋友,我在江南烟雨等你来!
2 楼 文友: 2017-07-18 22:0 :02 挺喜欢你的剧本,不妨多投稿!期待 朋友,我在江南烟雨等你来!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7-19 2 :49:12 谢谢先生评点,是当时学校艺术节用的,没用过。所以后面也没写过了老人半身不遂怎么食疗
威门热淋清颗粒哪里有售
腹泻拉肚子怎么办
腹泻用药远大医药立可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