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狐本妖仙 第六章 被迫赐婚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3:53 编辑:笔名

狐本妖仙 第六章 被迫赐婚

“陈公公,您怎么来了

,只是他身体实在不好,还望公公见谅。”

僵持不下的局面,陈公公见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次次都是在这恒王府吃的一嘴的灰……恒王是真的不懂事儿,他是先皇的嫡子,就算是想要在这天下纷争之中置身事外,他的身份也注定他会受到伤害的啊……

皇兄有难,不去帮忙也就算了,见上一面都不肯吗?这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还是怎么了?都是一母同胞出来的,哪有隔夜过不去的坎儿了?

“兰姨,让陈公公进门吧。公公一路走来,路途遥远,不如来我这破屋里喝杯茶。”

远处传来了令逸安的声音,清澈高远。

“您看,您家王爷这可是发话了啊,您再不让我进去是不是不太好?我这老腰,也是站不住了。”

陈公公如释重负,兰姨便也没有再阻拦,引着他去了西边的厢房,“公公请,我这就去吩咐厨房,做几道点心端来。”

令逸安正在窗前看着画儿,笔直的背,似乎从来没有为谁弯曲过。

“王爷……我这贱命,可算是在活着的时候,又见了您一面啊!”

陈公公说的声泪俱下,把令逸安说的有些失语。

“公公哪里话,”他走过去,把那太监给扶了起来,“公公不是有皇上口谕吗?你说吧,我听着呢。”

“恒王,你当真是长大了啊,越长越像先皇了……”陈公公一边感叹着,一边想着,自己服侍先皇,服侍了整整四十年,七个皇子中,就数恒王最有先皇的神韵,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简直就是和年轻时候的先皇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还在打岔……令逸安有些不耐烦,因为不想让兰姨为难,所以才答应见他的……早知道就自己出去了,说不定两句话把他给打发了,这下倒好,把人给请到了自己屋里,坐了下来,怕是有的说了。

“公公!”

令逸安一个茶杯甩到了桌子上,茶水溅了陈公公一脸,“您有话就直说吧,本王不喜欢拐弯抹角。”

“是。”

他答应了一声,只是这一声儿,似乎是带着叹气的,像是有许多的无奈,但又无从诉说。

“皇上他,想请您去宫里走一遭,他给您攀了门亲事,具体事宜,还请恒王和皇上好生商量商量。”

什么?

令逸安听了站了起来,眼珠子瞪的都快要掉出来了,“皇上要给我赐婚?”

皇上这是何意……

“正是,皇上惦记着恒王,早就弱冠,却还没个子嗣,不像他已经有了好几位皇子,所以给您攀了门亲事,还望恒王,不要辜负圣恩。”

“别的兄弟,成亲都是自己去找皇兄赐婚的,怎么到了我这儿,我的夫人还不能我自己做主了吗?”令逸安有点儿生气,大哥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和亲来的这么突然。

看来,皇兄是非要逼他入宫走一趟了。

蒋济打点好了王爷交代的事情,正急匆匆的往回赶呢,还没走到府里,就看着自家王爷坐上了马车。

“王爷您这是去哪儿啊?”

去哪儿?不带上自己吗?

忽然有种失落感,他向来是令逸安最信任最得力的手下,去哪儿,做什么,令逸安都要他不离身的……

“去宫里,你也跟着。”

蒋济听了,眼里忽然就有了光彩,再想说话时,王爷已经上了马车,拉下帘子了。

于是他只得铿锵有力的回了一个字儿:“是。”

……

“公子,咱这儿是上好的碧螺春,给您放这儿了,不知道您家小姐想吃些什么、喝些什么?”

店小二腆着脸,笑眯眯的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云游,早在他们一进茶馆这儿屋的时候,老板就老远的跑过来亲自引路,说是要好生照顾着,小二自己也能感觉到,这二位身上许是带着仙气儿,言行举止都与人不同,也不像是这镇子上的人,不知是哪里来的。

“不必了,你先下去吧。”

云游看了一眼在屋里瞎溜达的苏清婉,不禁叹了口气,都受了伤了,还这么不老实……

他凑近了过去,递给她几个布包,“这里的草药我已经研好了,你每隔三个时辰换一次,不是什么大伤,过两日就能痊愈了,不过你这两日就给我好生在这里歇着,我看一时半会儿咱们是走不掉了。”

“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苏清婉冲着云游吐了吐舌头,“我又不是什么金贵的千金大小姐,干嘛这样养着……两日不出门,我怕是要在这个破地方闷死的吧。”

“小丫头,”云游一个扇子就敲在了她的脑门儿上,敲出了一个清晰可见的红印儿,“我看你这青天白日摔了就是老天的意思,想让你收收那浮躁的心,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才是……”他说着,转而又想起了一件事儿,“我是要在这儿好好看着你,不敢让你离我半步,才和你住一个屋子的,今后两天,你睡床,我睡地,不可越界。以后也不能随意和男子待在一起,知道了吗?”

又开始说教……

苏清婉看着窗外,偷摸摸的叹了一口气,不过随后她的眼睛又亮了起来,楼下正有两辆马车向镇外的方向驶去,看这架势,路人纷纷避让,马车上也是镶金带银,里头坐的人,一定身份非凡。

会是谁呢……

要不,偷偷看看去吧……

就去看一眼,看一眼就走,云游不会发现的。

这么热闹……要是不去看看……她会急死的吧。

于是苏清婉眼骨碌子一转,手就自然而然的摸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哎呦……”

苏清婉这主意说来就来,她觉得,自己都可以去做戏子了,“阿云……我,我肚子疼……”

肚子疼?

云游一个闪身就从屋里的另一侧跑到了苏清婉的身旁,“过来,我瞅瞅怎么回事儿。”

他说着,就逮住了她的一只手,那阵势,似乎是要把脉。

“我没事!”苏清婉一惊,赶紧从他手里把手给缩了回来,“我肚子疼……我内急……”

内急……

自己这是,太过于紧张这丫头了吗……

云游点点头,“你去吧……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

见苏清婉得了自己的令儿,便风风火火的溜出去了,云游才坐下来,想要沉一沉自己丹田的那一口气,自从遇见这丫头,他恍惚觉得,他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做事那么沉着了。

师父说,修仙得道之人,最忌动情,一旦动情,前功尽弃。

“许是我多想了吧。”他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

悄咪咪的从茶馆的后门跑了出来,这儿与自己住那屋子,一个朝南,一个往北,云游应该看不见。

苏清婉在房梁上走着,看着不远处的马车哒哒哒的一刻也不停,看这样子,是有什么急事儿啊。这是去哪儿的呢?

反正是内急,多在茅房待上一会儿,云游应当也不会起疑心,索性跟上去,过个半个时辰再回来。

不过这腿是真的碍事儿,云游教的轻功,如今算是废了一半,只有一只腿可以正常行走,另一只歪歪瘸瘸的,怎么也使不上劲儿。

……

“王爷,要不要抓来?”

蒋济在车帘外头询问着令逸安的意见,这丫头也太不会伪装了,他稍稍一抬头就能看到她在后面跟着马车,不知道想要做什么。

“不用,随她跟着,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毕竟是外来人,不是镇子上的人,我还不了解,也不想你伤了她。”

蒋济听了之后,便在外面不再说话,他知道王爷自小心善,不过这未免也太“心善”了吧……

这个姑娘,今日才来镇上,什么身份,什么名字,他们都不知道,万一是哪个老不死的看他家王爷不顺眼,让这姑娘来杀的呢……

想想就后怕……要是真出了点儿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铜川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本溪治疗龟头炎费用
揭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铜川治疗宫颈炎方法
本溪治疗龟头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