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視角燈火黃金葉

发布时间:2019-10-12 16:20:28 编辑:笔名

  摘要:还有眼睛V那双眼睛不是很大,眼珠灰黃,可是犀利,鷹隼的一樣我还记得,V在讲话的时候,喜欢皱眉头那双浓黑的眉毛一旦皱起来,就意味着他的“啊——”快要落下来了随着一声接一声的“啊——”,他粗黑的眉毛皱紧了,舒开来皱紧了,舒开来看去,跟跳跃着一样而他的眼睛则微微眯着,似乎是要聚起来无数光电,好源源不绝发散到台子下面去讲话的同时,V耸耸肩头一般是左肩高,右肩低肩头耸起来的时候,他喜欢把左手往腰间一撑,右手往前一挥,棉褂就在这种动作中飞扬起来,那些黄金叶便趁机一闪一闪的,晃你眼睛所以在这件棉褂面前,我无法忽略V的存在看着它,V便出现了V一出现,礼堂就出现了礼堂一出现,沙沙声就出现,重锤就出现子弹就出现光电也出现所以我眩晕 在看着那件棉褂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冷冷地注视着我灰黄色的眼珠格外明显同时,我还看见,一副面容渐渐展现先前蜡黄的脸,现在是那种土灰色那个黄豆大小,呈黑色,位于腮帮靠下巴地方的瘊子,则依然分明还有,两颗大板牙露出口外一些黑斑散布在面孔上随后便是V仰躺在那里,身体黑瘦,蜷曲着,性器疲塌的样子

  那件棉褂黑色涤卡面子的棉褂它安静地躺在那里这是在房顶公社礼堂的房顶它对前来看望它的人们没有表示热情它灰落落的躺在那里,冷峻异常那些黄金叶一样的碎花在展开的里子部分闪闪发光,狡黠的样子人们七嘴八舌,(或者沉默不语这里出现了空白)它躺在那里,那么简单就那么简单地躺在那里

  残阳下,那些黄金叶一样的碎花反复闪烁黄金叶是那种金黄的颜色叶脉分明V喜欢披着这件黑色涤卡棉褂出现在人们视线里办公场所,会议室,大街上,一切他可能出现的地方棉褂永远不扣,敞开着黄金叶一样的碎花就在棉褂里子上闪现那么多的黄金叶金黄金黄,闪闪发光

  我的记忆凝固在那个冰冷异常的冬天那个冬天的冷我无法形容在那个冬天,一向不冻手脚的我,先是手被冻伤,与同伴们玩耍时,手袖在袖筒里不敢伸出来;写字时握不住笔然后是脚,穿着棉鞋也无济于事两只脚都冻坏了红肿着,流着脓这样的一个冬天注定是异常的,与我所经历过的所有冬天都是不同的就是在这个冬天,随着父亲的工作调动,我见到了V春天未临,V便远调他乡

  之前我们是在大路上那时候V躺在路中间黑瘦的身体 ,蜷曲着身上没有血迹,没有伤痕围观的人们注意到,他的性器疲塌,像截衰朽枯萎的黄瓜

  然后我们进入了这所房子

  这所房子大概有多日没有打开过了,残存的气味令人窒息如果说可以选择,我肯定不会在这个时间走进这所房子弥漫房间的气味浓重热烈,让我无所适从有好大一阵,我无法从那种逼人的气味里缓过劲儿来犹如进入了一个毒气弥散的地方我们是黄昏时候走进这所临街的房子的那天邻近黄昏时分,隔壁阿毛说:V出事了

  我总觉得V还在这个房子的哪一处角落他就在某个角落,做着他自己的事情他的汗味,烟草味,还有些说不出名堂来的气味,都在房子里萦绕或许在我们的不经意之间,他就会从哪个角落里走出来,跟大家握手,言谈,或者打趣,威严的眼神在人们身上扫过来,扫过去,粗重浓黑的眉毛一跳,一跳

  大家七嘴八舌我的意识停留在某些过往里,没听明白大家说些什么只是看见他们的嘴巴一张一合这种嘴巴一张一合的样子,我很熟悉我甚至看到V那张蜡黄的脸那么瘦,黑,干的一张脸脸上永远是一丝浅浅的笑意似笑非笑或者只是你意识到那是笑还有,沙哑的嗓音,穿过空气沙哑,而沉缓它们在空气里嗡嗡作响一张一合的嘴巴,很厚实两颗大板牙,一左一右黑豆大的瘊子引人注目眉毛很粗,很黑,会跳

  我还能够记起三十多年前,父亲带我来到这所房子里时候的情景身披棉褂的V不断咳嗽着,但是烟还是吸得很凶,一枝完了,接着一枝他让父亲坐椅子上,从糖盒里给我抓过一把糖来我躲闪父亲叫我把糖拿住,并让我叫他伯伯从那以后,我总是借故不去V这所房子里我想起来,其实自己还是十分会耍些小聪明的只要愿意,总能够想出一些办法来对付各种不是发乎本心的状况,并且做得娴熟自如,几乎没有破绽真的没有吗没有破绽爸爸妈妈只是用一种我所不熟悉的眼神打量我几秒钟,然后也就不再勉强至于是否留下了破绽,我还真不是很清楚感觉,好像是没有所以说几乎,没有破绽这样做后的结果之一便是,我发现了自己很阴暗居然学会心上做事了不够光明正大为此,还很是忧伤了一阵子再后来,也就形成习惯了一旦习惯,就无所谓反正吧,近二十年来,只要我觉察到自己这种习惯,忍不住就会想起V来如果没有他,我或许不会形成这种习惯就是能够形成,也是通过另外的人、事、形式、渠道,可能不会是还在那么小的时候不过,有什么区别吗早形成与晚形成,通过他与通过别人,不是一样的吗不管怎么说,在这件事上,我发现,自己与V有了某种关联,彼此不可分割说起来,他是他,我是我这是怎么回事关联是怎么回事拿当时才八、九岁的我来说,要明晰其中缘由,恐怕不大容易越是这样,我就越感到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深潜于内心,十分顽强地窥视着我这种窥视经年累月,贯穿了我的近三十年生活

  房子明显老了一幅照片挂在墙上那是一幅黑白照片尽管不很大,也被镶嵌在镜框里照片上的V有些模糊这很正常,年代已够久远三十多年不是个很短的概念其实其他人也很模糊他们一起构成那个时代的影像轨迹不过还是V比较醒目十几个人里,一眼就可以注意到他他微侧了脸,目光稍向下,再向前,整个面部显得阴影较多如此一来,他的目光就是一种拐了弯的目光这样一种拐弯样子的目光,让人看起来,越发感觉他与众不同别人都是平视前方他把双手放在腿上,跟他左右那两个人一样他的模样,似乎带着一种东西渗透了某种东西这种东西弥漫在整个照片里,久久不散

  他略歪的厚嘴唇;深眼窝里的灰色眼睛凝视照片中的他的时候,以上图象就自然出现这肯定不是虚构但也不是照片告诉我们的这些图象是根深蒂固存在于记忆里的甚至厚嘴唇里低沉缓慢的嗓音;甚至灰色眼珠中深藏的犀利,都齐齐集中起来,逼迫而来,在脑海里聚成一个点,清晰如旧

  照片里的他要温和许多对于这一点,大家都表示同意

  说实在话,面对一些东西,我的记忆有些力不存心毕竟,那时候,我还小你无法要求一个当时才十来岁的孩子,在事情过去三十多年后,还把一切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看见了V的女儿勤她的眼睛红肿,一直对大家絮絮叨叨:自从母亲去世,父亲一个人住在这里她早跟父亲说,要接他去城里住,父亲不肯要听她话,就好了说着,泪又下来

  我还记得勤那时候的模样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汗津津的鹅蛋脸,整齐的刘海,脑后两条乌油油的长辫子,笑起来眼睛就眯眯着,嘴角弯成一个月牙儿我还记得当时看着她的时候,满心的疑惑:她怎么会是V的女儿呢如今的勤,一头纷乱的烫发,被染得红不红,黄不黄,很重的眼影,十分的招摇浑身散发着浓重的味道怪怪的味道呛人鼻嗓的味道

  离开这所房子后,大家来到了礼堂房顶房顶上的瓦楞间,一件黑色涤卡棉褂灰落落地爬伏着把它翻过来后,便看见了那些黄金叶形状的金黄色碎花这样,那件棉褂就安静地躺在那里了人们纷纷上前去看,但是再没有人去动它

  一旁一个孩子反复跳跃着,对人们说:“是我发现的是我发现的”这孩子面孔黝黑,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一双眼睛十分明亮他很得意于自己在与同伴们藏猫猫时的新鲜发现

  残阳下,那些黄金叶一样的碎花反复闪烁黄金叶是那种金黄的颜色叶脉分明黄金叶一样的碎花就在棉褂里子上闪现那么多的黄金叶金黄金黄,闪闪发光

  这是一座宽敞的大型礼堂的房顶如果你从三十多年前走过来,就会记得礼堂能够代表的意义礼堂,在那个时候,不是电影院,不是戏院,不是娱乐场所它俨然已经成为会议室——而且是大型会议的会议室——的代称在主席台正面,是一幅巨大的“东方红太阳升”彩绘浩淼无垠的大海上,一轮旭日喷薄而出,光芒万丈,海面上霞彩交织,碎金点点;在主席台所对着的,也就是会议室后墙上,则是一艘巨轮乘风破浪的画面,巨轮上方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七个龙飞凤舞的毛体字仰头看,屋顶很高,显出礼堂之大是的,就是这样一座礼堂它庄严,威仪,凛然台上一溜人,正襟危坐;台下黑压压,座无虚席扩音器里传出V沙哑低沉缓慢的讲话回声在礼堂里上下回旋,不绝于耳V那张蜡黄的脸令人瞩目眼神坚毅,目光犀利瘊子越黑黑斑威严粗黑眉毛一跳,一跳棉褂威风凛凛地披在身上随着他手臂的挥动,那些金黄的黄金叶间或一闪,一闪

  置身这个房顶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到眩晕是夕阳的关系么四十岁的我分明看到了十来岁的我我那时大约是几个特例跟着大人走进礼堂的孩子之一我发现除了自己,还有不多的一些孩子在那些座位的空隙里出没都悄无声息耳边轰鸣着的便是V沙哑嘶声的嗓门儿;大喇叭嗡嗡的颤音;还有与会者在笔记本上快速记录的沙沙声若干年后看蚕食桑叶,听到的就是这样一种声音十分逼近的声音那时候还没有见识过蚕,更无法听到蚕食桑叶的沙沙声,但是这种沙沙声却深刻地留在脑海里了一想起这种沙沙声,就想起这个大礼堂,想起大礼堂,就想起V沙哑嘶声的讲话,以及大喇叭嗡嗡的颤音

  大人们做笔记的笔记本,是那种封皮上画着几束梅花,上面印着“人民笔记”四个字的笔记本(或许是统一发下来的)蓝底,白色的梅花本子很厚人们在上面写的字很草他们记录时候的速度很快几乎跟V的讲话一样快V在主席台上讲话,我忽然感觉,他在飞快地发射子弹子弹一颗颗嗖嗖地发射下来,人们纷纷把子弹接住,再安放在笔记本上V讲话的时候,总喜欢停顿一下,停顿后接着就是一声“啊——”这声“啊——”在扩音器的配合下,分量很重,就像重锤落下来每当听到他要停顿时,我心里便做好了接受这一声重锤一般击打的准备

  扩音器嗡嗡响“啊——”,“啊——”,一声接着一声重锤落下来,再落下来我不知别人怎么感觉我从来没有问起过连爸爸妈妈都没有问起过我真的不知道在V这样重锤的敲击下,别人是怎样的感觉

  还有眼睛V那双眼睛不是很大,眼珠灰黄,可是犀利,鹰隼的一样我还记得,V在讲话的时候,喜欢皱眉头那双浓黑的眉毛一旦皱起来,就意味着他的“啊——”快要落下来了随着一声接一声的“啊——”,他粗黑的眉毛皱紧了,舒开来皱紧了,舒开来看去,跟跳跃着一样而他的眼睛则微微眯着,似乎是要聚起来无数光电,好源源不绝发散到台子下面去讲话的同时,V耸耸肩头一般是左肩高,右肩低肩头耸起来的时候,他喜欢把左手往腰间一撑,右手往前一挥,棉褂就在这种动作中飞扬起来,那些黄金叶便趁机一闪一闪的,晃你眼睛所以在这件棉褂面前,我无法忽略V的存在看着它,V便出现了V一出现,礼堂就出现了礼堂一出现,沙沙声就出现,重锤就出现子弹就出现光电也出现所以我眩晕

  V有一双宽大的手掌他喜欢用它们来抚摸小孩子的脑袋我们公社大院小孩的脑袋,大概没有不被他抚摸过的在他来说,这可能是一种享受,在我来说,则完全两样很遗憾他不能体会我的感受他一意孤行,坚持用那双宽大的手掌中的一只来抚摸我的头顶摸的时候很有分寸,一下,一下,又一下,徐缓有致我对这种分寸决不领情,倔强地以拗头来表示不满他毫不在意,呵呵一笑大人们见了他,会很客气地点头,问好,因此我的倔强常常就会得到家长的训诫

  因此,在看着那件棉褂,忽然看见一双眼睛冷冷地注视着我——灰黄色的眼珠格外明显——的时候,我猛地一个激灵我惶然四顾人们没有在意我退下房顶

  听到隔壁阿毛说:V出事了,我有几分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阿毛再说一遍,我才明白过来阿毛问我:

  你去看他吗阿毛跟我们家一直是邻居,我们家的事情阿毛基本上全知道我说:当然当然要去

  V大仰八叉躺在路中间观者如堵警察环列形成警戒线过往车辆偃旗息鼓,小心翼翼绕行这是在城郊结合部的县际公路上V蜷曲着,黑瘦的身体精赤条条,面色如土,性器疲塌多年没有看到他,我发现,他原来就瘦的身体更其显瘦

  昨夜梦里,他来了还是那张蜡黄的脸在那张蜡黄的脸上,有一个瘊子,黄豆大小,呈黑色,位于腮帮靠下巴地方还有,两颗大板牙,一左一右一些黑斑散布在面孔上他没有笑他皱紧了眉头他依然披着那件棉褂黑涤卡黄金叶碎花里子的棉褂而在梦里,我清清楚楚知道,那件棉褂,很孤独地躺在礼堂房顶,风吹日晒雨淋霜打雪压(2007.12.12.-12.20)

  共 487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很讲究语言的文字,我读过不止一遍,此时再读,仍有心动之感谢夏冰带来的美文——梅暗香(推荐理由:人物形象鲜活生动饱满,从中似乎可以感受到一个时代的脉动)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1:1 :19 这是一篇很讲究语言的文字,我读过不止一遍,此时再读,仍有心动之感谢夏冰带来的美文——梅暗香(推荐理由:人物形象鲜活生动饱满,从中似乎可以感受到一个时代的脉动)

  ——————————————————

  至今仍然记得,最初看到那幅照片时,心里的触动那么强烈随手记下一些片段及至累积多了,便整理出来,几易其稿,成为这样子十分感谢你用心的评这种理解,很让人欢喜,开心问候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2楼文友: 01:15:50 在看着那件棉褂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冷冷地注视着我灰黄色的眼珠格外明显同时,我还看见,一副面容渐渐展现先前蜡黄的脸,现在是那种土灰色那个黄豆大小,呈黑色,位于腮帮靠下巴地方的瘊子,则依然分明还有,两颗大板牙露出口外一些黑斑散布在面孔上随后便是V仰躺在那里,身体黑瘦,蜷曲着,性器疲塌的样子

  昨夜梦里,他来了还是那张蜡黄的脸在那张蜡黄的脸上,有一个瘊子,黄豆大小,呈黑色,位于腮帮靠下巴地方还有,两颗大板牙,一左一右一些黑斑散布在面孔上他没有笑他皱紧了眉头他依然披着那件棉褂黑涤卡黄金叶碎花里子的棉褂而在梦里,我清清楚楚知道,那件棉褂,很孤独地躺在礼堂房顶,风吹日晒雨淋霜打雪压

  首尾呼应,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进而是一份撼动

  夏冰的文字除了语言的讲究,还有深层的涵义,我不敢说我能读懂,但我可以试着让自己走进文字,更多地感觉文字的魅力

  感谢夏冰的到来和美文:) 爱哭爱笑,爱静爱闹

  楼文友: 08:54:10 关于V的记忆,关于某个人某段历史的记忆,尘封在过去,却因文字鲜活起来,向我们扑面而来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好功力欣赏并学习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4楼文友: 14:09:15 发表评论ID: 梅暗香 发表时间: 01:15:50 [删除]

  评论内容:

  在看着那件棉褂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冷冷地注视着我灰黄色的眼珠格外明显同时,我还看见,一副面容渐渐展现先前蜡黄的脸,现在是那种土灰色那个黄豆大小,呈黑色,位于腮帮靠下巴地方的瘊子,则依然分明还有,两颗大板牙露出口外一些黑斑散布在面孔上随后便是V仰躺在那里,身体黑瘦,蜷曲着,性器疲塌的样子

  昨夜梦里,他来了还是那张蜡黄的脸在那张蜡黄的脸上,有一个瘊子,黄豆大小,呈黑色,位于腮帮靠下巴地方还有,两颗大板牙,一左一右一些黑斑散布在面孔上他没有笑他皱紧了眉头他依然披着那件棉褂黑涤卡黄金叶碎花里子的棉褂而在梦里,我清清楚楚知道,那件棉褂,很孤独地躺在礼堂房顶,风吹日晒雨淋霜打雪压

  首尾呼应,有着强烈的视觉冲击,进而是一份撼动

  夏冰的文字除了语言的讲究,还有深层的涵义,我不敢说我能读懂,但我可以试着让自己走进文字,更多地感觉文字的魅力

  感谢夏冰的到来和美文:)

  ________________

  一起交流希望在这里找到属于我们的快乐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5楼文友: 14:10: 5 发表评论ID: 司药 发表时间: 08:54:10

  评论内容:

  关于V的记忆,关于某个人某段历史的记忆,尘封在过去,却因文字鲜活起来,向我们扑面而来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好功力欣赏并学习

  ——————————————————

  多谢司药用心点评让我们一起探讨交流,进步提高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6楼文友:- 0 08:48:0 我觉得这篇文章很别致怎么个别致法,又说不准大抵有那么一点,一是表现手法,用一个孩子的眼光(记忆的眼光)看待那些场景人物;过去与现代交叉回环进行述说;片断不连续电影版的镜头扫描;二是小孩子心理的感受来叙述;三是语言的特写精到的语言,且重复复重复那间棉衣褂——金灿灿的“黄金叶”这在某程度上增加了文章的力量,也昭示着某种暗示和隐喻第四,艺术手法大概作者是用了有别于普通见惯的一种笔法,这里面有吸收外来艺术手法的成分总之,读这样的文字,一遍是远远不够的,且要静下心思 发表文章近百篇

心律不齐属于心律失常吗
快速心律失常表现
窦性心动过缓是不是冠心病
急性腹痛腹泻中药